L浅斟低唱

混乱邪恶同人女,什么cp都可以

请个假,最近天天晚上排练节目,本来以为十一会放七天假的,结果就放两天,忙得要死。(我明天早八啊早八啊இдஇ; )

本来十一规划是相声园子的几个小番外,但是没时间写,相声园子正剧可能也没时间(下周三下午和晚上都有活动,我自己亲导员的课都上不了)

最近打水月肉鸽很想写水月跟海沫这对可可爱爱的冷cp,但是没时间

最近打完绘旅人主线很想给司岚写点什么,但是没时间

就是,真的,你选择的专业会决定你的时间空闲度,像我们学化工的就天天上课实验累成狗

Q:7日打卡✓设定一个七天的小目标吧!每天打卡,互相监督(记得右上角follow这个话题~

谢邀

只放两天

两天内要完成大物,线代,电工,物化,有机,大英的作业

上交一份马原案例解析

而且晚上要排练迎新晚会的节目,今晚大联排,九点开始到很晚的那种

这个逼大学狗都不上

明天开始就正常上课了,明天早八上物化

【laser&manta全员粮食向欢乐逗】这相声园子怎么闹鬼啊 第八弹(36-40)

36.

“对了,一会儿大返场你上个台呗,给大家介绍一下,签了合同以后就是我们的人了。”


“我有一种被骗到传销组织的感觉。”


“我们是正经相声园子!不信你去找花哥要营业执照!”


“那,你们神仙妖怪的园子,为什么会收我一个普通人啊?”


“因为我们缺人啊,要不是殊殊子有好几套皮,我们都凑不齐一场表演。”


“你别提那个皮了!我要ptsd了!”


37.

最后攒底的节目是柏闻和顾子尧的《大保镖》。


江恪很惊讶,酷哥捧哏居然是那种句句不落的风格?柏闻居然会演这种耗费体力的本子?


“他俩不是原配吧?”江恪问。


“哇,小江江好眼力啊,怎么看出来的?”


“他俩大褂颜色不一样。”


“……”


38.

其实柏闻原先是有搭档的,只是凡人和神仙的寿命,终究是差的太多了。


所以说啊,神仙妖怪大多不愿与人产生羁绊,毕竟离别是痛苦的,离别以后不能再见更加痛苦。


你说转世续缘?别傻了,那是漫画。况且,转世之后,不同的成长经历,不同的记忆,人又怎么会是同一个呢?


“子尧哥其实是被柏闻哥拉过来的啦,他们俩的关系大概是……怎么说呢……哦对!我和我的冤种朋友!”小话唠夏予扬凑过来。


39.

好巧不巧,这个时候的柏闻和顾子尧演出已经结束了,夏予扬这句话声音还不小,被前排的观众清晰听到。


“夏予扬你上来。”顾子尧从表演状态里跳脱出来,恢复一副酷哥的表情。


“澄清一下,自兰墨轩成立以来,我和顾子尧一直是搭档,关系一般,谈不上朋友,应该叫——我和我的冤种搭档。”


“这么说来,夏予扬你也是我的冤种搭档,”乔殊打着哈欠慢慢悠悠地走上台。


40.

“哈哈哈哈哈果然无互怼不搭档。”


“小乔美人你又在后台睡觉啦!”


“宁宁妈妈爱你——”


“扬扬你少说两句吧!”


“啊啊啊啊啊啊安安唱歌好好听哦”


热热闹闹的大返场开始了,就意味着一晚上的节目要结束了。


-TBC-


转世续缘的漫画,没错,就是《狐妖小红娘》!


我个人的观点是,人生是过程的集合体,人是经历的集合,所以平行世界的同位体不是同一个人,转世前后也不是同一个人。就像,哪怕是同一粒种子,在不同的环境下培养,长出的植物也不一样啊。

【laser&manta全员粮食向欢乐逗】这相声园子怎么闹鬼啊 第七弹(31-35)

31.

然后江恪踉跄着跌进了一个怀抱里。


“怎么了?”柏闻穿着荼白色的大褂,手里拿着白色保温杯,皱眉望向扎进自己怀里的江恪。


还好杯盖是拧上的,要不然我可能当场表演一个开水烫头,江恪想。


  

32.

“不知道啊,他看见我收李雷的皮像看见小姑娘换衣服一样。”乔殊转过身来,露出非常漂亮的一张脸。


是的,乔殊的容貌,用“英俊帅气”之类的词形容并不合适,也不是李雷那种清秀可爱,是那种带一点疏离感的清冷。
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是那种青面獠牙的厉鬼?”乔殊挑了挑眉。


  

33.

事实证明文艺作品很多都是假的,画皮只是一种妖精的种族,有《聊斋志异》里面的厉鬼,也有乔殊这样的美人。


34.

非常明显,乔殊和李华的捧哏完全不是一个风格。


林致的表演风格是“帅卖怪坏”里面典型的帅,风格沉稳,落落大方。乔殊捧得就非常瓷实,每个包袱都会认认真真翻。


而夏予扬是属于“卖”的风格,表演热情活泼,肢体语言非常丰富,这个时候的乔殊完全是“进攻型捧哏”,可劲儿怼他,让夏予扬数次语塞。

  

  

35.

“因为李雷的人设是清秀乖巧的小美人,乔殊本人的人设是傲娇毒舌的大美人。”季少一凑过来。


“那他跟你搭档是什么人设?”江恪好奇。


“年迈的相声表演老艺术家。”季少一叹气,“殊殊子跟我搭档一点都不活泼,我想调戏他都没有机会。但是,这不是你来了嘛。”


江恪看着季少一笑得眉眼弯弯,感觉自己日后在台上可能会有夏予扬一样的处境。


-TBC-


终于写到我最喜欢的情节了!!!

好开心(´▽`)♪






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最近刚开学,工作很多一直在忙,所以没更新,甚至没工夫看我关注的太太都更了啥。QAQ

开学以后,镭塔的相声园子还是每周三和周六,周日有可能写点cp向的短篇,也可能写相声园子(也有一丝丝可能去写乙游梦女或者去写全职)

十一假期日更啦,也是看学校安排,放三天就连更三天,放七天就连更七天。

爱你们,kisskiss!

【江季】太阳雨

民国背景,江季only,可以算妖怪系列的一个if线吧,一发完

两小时极限摸鱼的产物,很烂慎点

  


  “预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”江恪一拍醒木,拿手绢简单兜了个包,“各位老爷们有钱的捧个钱场吧,小的好几天没吃过一顿饱饭了!”


  “哎!谢谢!谢谢这位大爷!祝您万事吉祥!”


  “谢谢您!慢走啊,明天还来!”


  人群渐渐散去,江恪归置归置了手里的钱,真不错,足足有一块多呢。收拾好了东西,江恪在原地怔怔地坐着。自从师父去世以来,江恪继承了师父在闹市这块地,每天说说单口拉拉二胡,他尚未成家无妻无儿,维持温饱绝对不成问题。只是活在这世上,没有个家罢了。


  

  

  首先伸出手掌,将双手中指、无名指并拢,向下弯曲并与大拇指相拄;然后,分别向内和向外翻转你的手腕,使一只手的小指贴着另一只手的食指;接着,张开你的中指和无名指,让它们配合小指夹住另一只手的食指;最后再用你的拇指扣住另一只手中指和无名指的指肚。据说这是“狐狸之窗”,很古老的道教结印方式,据说做出这个手势可以看到已故的亲人。


  江恪从中指和和无名指围成的菱形之间看去,没有看到师父师娘师哥,也没有看到父母,到的是一个少年笑意盈盈的脸。


  “你好,我是季少一。”少年晃了晃头顶的狐狸耳朵。


  江恪认得他,这一个月里他几乎每天都来,站在人群内圈的最边上,不怎么叫好,总是弯着一双眼睛笑,琥珀色的眸子亮晶晶的。但是现在他的瞳孔是碧绿色的,还有狐狸的耳朵和尾巴。

原来这个手势是用来看妖精的?


  “抱歉啊角儿,今天我本家姐姐结婚,我帮她逃婚来着,上午没来捧您的场。”小狐狸满脸真诚的歉意,“走啊,我请您喝酒,正好有事找您。”

鬼使神差地,江恪伸手摸了摸他头上的耳朵,毛茸茸软乎乎的,像小狗的耳朵。


  “你……你干嘛?”季少一一下子红了脸。


  

  炒猪肝,黄花鱼,温好的黄酒。


  “所以,你也会说相声?”江恪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
  “等建国以后,一切都稳定下来,我朋友打算开个小茶馆,到那时候我们去那儿,我给你量活。”季少一喝了一口酒。


  天边晚霞灿烂,却飘着细细的雨丝。


  据说狐狸嫁女的日子会下太阳雨,可是那天季少一的姐姐分明是逃了婚的,就当是某个小狐狸把自己嫁给了心爱的角儿吧。



  -END-

【laser&manta全员粮食向欢乐逗】这相声园子怎么闹鬼啊 第六弹(26-30)

继续迫害江恪。

26.

该说不说,两个小孩看着年纪不大,说相声的基本功非常扎实。许向安逗的非常活泼,许向宁捧的也非常瓷实。许向安对打灯谜这样的传统段子做了很大改编,多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小包袱。作为一个开场节目,一下子就把场子热了起来。


27.

节目演完照例是小返场和收礼物的环节,两个小孩年纪不大,人气却挺高。


“谢谢姐姐们。”许向宁抱着一只巨大的鸟形玩偶,“毛绒滚爷也非常可爱。”


简单跟观众聊了几句,开开玩笑,两个人就在一片“妈妈爱你”“好好吃饭”“安安大返场要唱歌”的声音中下场了。


28.

第二个节目是林致和乔殊,确切来说是披着李雷壳子的乔殊,二人说了一段《铃铛谱》。


第三个节目是季少一的单口《天王庙》。


连续几个节目都是很传统的本子,江恪听得有些犯困,起身回了后台。


29.

江恪进了了休息室,正看到乔殊背对着他,手里拿着一张……人皮。


细看发型,应该是刚刚跟林致说完相声的李雷。


30.

“啊——”江恪感觉自己快心脏骤停了。“对不起!我我我马上出去,你……你你换好皮我再进来。”


江恪扶着墙连滚带爬奔向门口。


-TBC-

小乔是画皮哦,想不到吧,江恪同学?

会尽快发下一章的,这两段剧情连起来比较有意思。


【laser&manta全员粮食向欢乐逗】这相声园子怎么闹鬼啊 第五弹(21-25)

安安和宁宁终于出场了。


21.

“你好,我是许向安,这是我的双胞胎弟弟,也是我的搭档。说相声只是我们的副业啦,主业也是给别人打工。”金发小帅哥轻轻叹了口气,“唉,赚钱真难。”


“我是许向宁,江恪哥你放心,我和哥哥都是普通人。”


面前金发小男生笑的一脸烂漫,江恪莫名觉得心里毛毛的。


22.

“小江江要不要以后跟我搭档啊?面试的时候跟我搭的很默契哦。”小狐狸季少一热情地凑过来,晃着毛茸茸的大尾巴。

  

“可以啊。”江恪爽快地应下,“就是我……我可能要适应一下,跟狐狸搭档,我总忍不住看你耳朵,还有尾巴。”

  

“太好了,赵钱孙终于可以退出历史舞台了,让花哥编个像样的理由发微博吧。”乔殊看上去非常开心。

  

“殊殊子,你让我好心寒啊。你就这么不喜欢跟我搭档吗?我不是你最爱的小狐狸了吗?”

  

“不喜欢。不是。逗哏太累。”

  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就知道小乔哥最爱是还是我。”

  

“林,麻烦把夏予扬拉走,我要睡一会儿。”


……

  

23.

看神仙妖怪一起吵吵闹闹的相处模式,跟自己原来在师父的园子跟师兄弟打闹也没什么两样嘛。而且有神仙坐镇,不用担心来到后台屋里飘着几只阿飘,上个厕所水池子冒出几只水鬼,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嘛。

  

江恪丝毫没有意识到作为一个“普通人”,迅速适应了与神仙妖怪的生活有什么不妥。

  

24.

晚饭过后,七点整,晚场节目正式开始。

  

江恪搬了把椅子坐在侧边上场门后面,准备先熟悉一下新同事们的表演风格。

  

25.

孟孟身着月白色旗袍款款上台。

  

“接下来请欣赏相声《打灯谜》

表演者:许向安、 许向宁。”

  

-TBC-

  

终于写到相声了,终于就可以正当搞笑了。




我也很想更新 但是我忙于练车 放心吧不会坑的 就是更新时间不定

【laser&manta全员粮食向欢乐逗】这相声园子怎么闹鬼啊 第四弹(16-20)

本章纯纯江恪吐槽役。


16.

“既然江恪都能看到,大家也不必可以隐瞒了,都来介绍一下自己吧。”柏闻说,“我是应龙,早年在帝鸿氏手下任职,辞职之后一直在人间隐居。”


大哥,您这个辞职时间过早了吧?那个时候人类还没进化完全吧?


17.

“你好,我叫顾子尧。在天庭任职,挂个名字而已,把我当普通人就行。”看上去很高冷的帅哥先做了自我介绍。


“啊哈哈哈,大佬您好,大佬您好。”


这位酷哥,额头上中央的仙印早就出卖你的身份了。



18.

“您好,我是林致,双木林,别致的致。欢迎加入兰墨轩。”有着洁白双角和漂亮泪痣的男孩子微笑道。


“你也是龙族吗?”江恪问。


“不是的,我不是神仙,这个是鹿角,龙角和鹿角确实长得很像。”


没事没事,鹿妖好啊,外表美丽不吓人,资深怕鬼人江恪松了一口气。


19.

“小哥哥你好,我是夏予扬,种族……嘿嘿嘿,以后你用上我的时候就知道啦。”染着一头红发的小男生冲他露出一对儿可爱的小虎牙。


“你的头发颜色,是天生的?”


“是啊,是不是超级帅啊?”


那就应该是什么跟火有关的神兽吧,这叛逆的小红毛。


20.

“随便怎么称呼,赵钱孙、李华……不过最好还是叫我乔殊。”


“是这样的,江恪,我来解释一下。由于我们园子非常却缺人而小乔哥又擅长精分之术,所以他会作为李雷给林哥捧哏,作为赵钱孙给少一哥逗哏,作为李华在花场节目里拉二胡,还有韩梅……唔,小乔哥你别捂我嘴啊,我不说了不说了。”


“没有韩梅梅。”乔殊把手从夏予扬脸上拿下来,“主要是作为乔殊和夏予扬搭档,负责台上捂他嘴,就像刚才这样。”


夏予扬无语凝噎。


-TBC-

帝鸿氏,就是黄帝。

林致怎么会是一般的小鹿鹿呢?或许你在敦煌的壁画上见过他哦。